chocolate-巧克力狂热爱好者

♡永远爱卡埃♡

想要努力做更好的人。

想产卡埃。。。。


但是我懒的不行。。。。


啊真要命。


等等!?官粮?

(我滤镜有1000m厚)

(卡埃)你们律师都这么闲的吗!?②

这一篇打算连载,可能会周更?


律师卡×校医埃

渣文笔


好久没写文了。(伸懒腰)


ooc预警!


开始?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睁眼,猛地坐起来。


这是什么地方!?


试图动动胳膊,发现根本不能动。


。。。这绷带扎的好丑。


还用脖子吊着。


整个上半身也绑着绷带。


右边的桌子上放着没有用完的绷带和医用胶布,还有一瓶没盖上盖子的药水和镊子。


看上去不是医院,倒像是普通学校的医务室?


左边的另一张病床上,有一个有着长长呆毛的男孩在上面躺着,看上去正在休息。


当我穿好上衣,(治疗时脱掉的)准备下床,又注意到桌子上面还有一张字条,上面写了一句话:


   “不用谢我,叫我雷锋就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埃米”


…………


卡米尔瞟了一下正在熟睡的埃米,


你好歹也谦虚一下啊。


卡米尔忍不住笑道。


桌子上的纸条上多了一行字。


“谢谢。       ——卡米尔”

穿上外套腿倒是没什么大碍,伤的最厉害的只有左手了。


回家吧。


卡米尔这样想着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
睁眼


我揉了揉眼睛。


啊……好困。


勉强使自己站起来,右边的床位已经空了。


应该没事了吧。

能把他治好的我真是个天才!


埃米有点洋洋得意。


这使埃米变得有点精神起来。


几点了?


抬起头,九点零七分。


埃米的肚子这才迟迟的响起来。


啊……吃点东西再睡会儿吧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校医老师!他跑步的时候扭到脚了,我扶他过来了。”


埃米扭过头,说:


“啊好,扶他到床上吧。”


……


“好了,这周尽量减少剧烈运动,特别是用到脚的时候。扶他回教室吧。”


“老师再见。”


“嗯再见。”


送走学生后,困意已经全部消散,打算打个电话给老姐。


“喂老姐。”


“衰仔你怎么现在才打电话过来?那边还忙么?”


“不忙了,下午我请半天假去看你,你想要什么?”


“当然是苦瓜奶茶!”


“每次都是苦瓜奶茶你不腻吗?”


“怎么,你有意见?”


“没有没有,义不容辞义不容辞。”


片刻,艾比张了张口,还是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:


“……要去看爸妈么?”


“…………不了”


“你怎么还是这样?总是逃避现实有意思吗!?”


“老姐,要是没什么事我先挂了。”


“喂!你能逃得过一时能逃一辈子吗!?听我的还是去看……”


滴滴滴。


“一下爸妈他们……”


艾比很生气,埃米明明已经不是小孩子了,却还是不肯面对现实。


外面下起了倾盆大雨,电闪雷鸣,声音很大。


和当年埃米撕心裂肺的哭喊如出一辙。


六年前,瘫坐在那场火灾废墟边缘精神恍惚的埃米撕心裂肺的哭喊。


不知是谁的泪,顺着脸颊悄然无声的滑落。


“是我……都怪我……都是我的错……”


“我还有什么脸面……去看爸妈……”


埃米瘫坐在地上,双手捂住脸,却还是挡不住泪水的涌出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


这一周到底是什么幸运周啊啊啊!好多老师都产了超级好吃的粮啊啊啊!我嗑爆!


《红色大丽花》广播剧企划招人★占tag致歉

帮扩!!!

昙花♡:

★占tag致歉,求扩


原话来源栗子,擅自加话致歉 @举个栗子—毒瘤大队队长
由贪婪老师创作的凹凸同人红色大丽花我们开始制作广播剧了,诚招后期、美工、编剧、导演以及cv,我们目前需要六个角色,安迷修、雷狮、艾比、金、紫堂幻、帕洛斯,截止到周五。请有意愿的诸位评论或私信(lof请私昙花)
真的!急求!!!


qq群:915654801


P.S:单纯为爱发电,如果觉得“浪费时间”就请不要加群了


cp见tag,踩雷致歉,再一次占tag致歉

弄个置顶

这里是巧克力!以后还请多多关照!

接下来介绍一下,

卡埃超甜啊!!我爱他们一辈子!

混兄坑,凹凸,我英,杀天,绿蓝,刺七。

兄坑主吃大二大,龚二,all二,穹胜,光影其他天雷。

凹凸主吃卡埃,安雷安,其他杂食没雷点。

小英雄主吃轰出,爆出,大三角也吃!其他的杂食没有雷点。

目前只产卡埃和沙雕表情包(有表情包可以改的话)

没了。
有以后再改。

(卡埃)你们律师都这么闲的吗!?

25律师卡×23校医埃,

一天夜晚, 凉风吹过,所谓夜黑风高夜,杀人放火时……
  等等有什么不对?

 重来重来。 

一天夜晚,埃米看了看钟,九点十五分

    该下班了。

     埃米这样想着,一边脱下白大褂离开了学校,埃米的家离学校并不远用腿着走几分钟能到了,在回家的路上,一棵树下,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个人倚着树坐着,因为光线问题,看不清此人的容貌,出于好奇心,埃米走近此人,只见此人满身是伤,右手还捂着左手的一道大伤口,血流不止。
不过这个人还挺好看的哈。。

这当埃米凑近他想要查看这个人的伤势时这个人突然 睁开眼睛,露出警惕的眼神,麻利的来了一个过肩摔。

     “啊疼疼疼”

     埃米一屁股坐在地上。  

“受伤了还这么大劲,真是。”

     埃米揉着屁股站起来,刚刚给埃米过肩挥的人正大口喘着气,一副“别靠近我”的样子,眼神十分的犀利。当埃米以为这个人没事了的时候,这个人又“扑通”一声倒在了地上,晕了过去。
可能刚才太紧张了吧。
埃米笑了一声:“真是的受了这么重的伤还逞什么强啊。”
伤口还在不停的流血。
埃米一边看着这个陌生人还在不停流血的伤口,一边想着:照这势头,等救护车来了,这人早就飞升了。正好离我的医务室不远,眼下只能把这人拖回医务室好好包扎一下了,
“哎呦,怎么这么重。”
埃米一边抱怨着一边认命的把这个人拖回自己的那间医务宝打开灯,在穿上白大卦,把人拖到病床上。
”伤的挺重, 这人究竟干什么了才能弄成这样啊。”  
埃米有点哭笑不得。
“谢谢你祖上八辈遇上了我吧,要不然你什么时候死的都不知道。”
埃米一边清理包扎伤口一边嘴上说个没完。

艾比表示:MD死gay

让我在再优秀一次哈哈哈

某位艾姓女子表示:我现在退掉(这个满是gay佬的)比赛还来的及吗

沙雕表情包不来一发吗hhhh